Gentle

最近遇到一些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周五下午准备回家,发现不见了十块钱,我想可能是翻柜子的时候掉在地上了,就马上从校门口跑回宿舍寻找。当时宿舍里有一个隔壁宿舍的哥们,我问他有没有看到我柜子下面掉的十块钱,他说没有。因为经常串门,我没多想,没追问,也没注意分析他当时的表情,匆匆回家了。那时候,一餐中饭的价格是三块五,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两百块钱,十块钱省着吃可以吃两天呢。

后来,这个隔壁宿舍的哥们被查出来盗窃,直接从课堂上被警察揪走了,我再没看到他。有一次同学聚会,听同学说他陆续进进出出监狱好几次,短的几个月,长的两三年。

还是上学的时候,去学校的路上,祖孙两个人拦住我,说太饿了,能不能给点东西吃。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给了他们。那可是一笔巨款,为了不破产我吃了好几天泡面呢。

后来呢?后来这样的人在街上就越来越多了。Now,隔着电脑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当时那个十几岁男孩在知道真相后内心的迷惑、无助和痛苦。

工作了很久之后,有一次我独自出差。火车是始发站,我又到的比较早,进入车厢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我找到位于车厢后部的座位坐下开始阅读。一男一女从前门走进来,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座位上,用武汉话和我打招呼:”您家能不能帮我们看一下东西?我们东西比较多,要下去再拿一趟。“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看了他们一眼,犹豫了三秒钟。他们的表情从友好逐渐变成失望和漠然,那失望让我惭愧。我想我应该脸红了。但我最终没有回话,可能轻轻摇了摇头但不自知。我不知道一个本来可以不假思索答应的小事,为什么让我心里转过了那么多念头:他们是骗子么?他们留下的行李是什么?他们的意图是什么?他们是准备栽赃还是准备讹诈?

后来呢?后来他们又拎了几大包行李上了火车。他们是善良的人。

第一次创业坚持了五年。这是最好的五年,是一个青葱小伙变成油腻大叔的五年,也是一头茂密自然卷走向脱发小平头的五年,是我博客中技术文章最多产的几年,是我在知乎上最活跃的几年。团队洋溢着向上的力量,我们一路向前。翻了下之前的博客和知乎文章,很能代表我当时的状态:

我还找到一段当时发泄郁闷的话:

有人说这些是无意义的事。

从程序员的角度看,确实无意义。

因为大多数程序员,根本不需要知道怎么修电脑做网线配 IP 地址。但当有一天光纤断了大家全都看着屏幕哈气的时候,我还能说这些工作“无意义”么?

当然,修光纤是中国电信的事,接网线是我的事,其他人都在打乒乓球。

大家不会关心你是怎么修好网络的,大家只会欢呼一声:哦,网通了! 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这时候我一般是默默地收好压线钳,拿刷子刷一下交换机的灰尘,拿扫帚扫一下刚才剪掉的线头,继续回工位敲代码。

创业后期,团队最困难的时候,我离开了。离开的痛苦持续了好几个月。

因为这一次,我成了释放恶意的那个人。

在百纳,我带的技术团队加上实习生有近百人。我记住每个人的名字和特点,尝试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价值。我试着让合理的技术、正确的流程、简洁的架构和顺畅的组织来加速团队的运转。

我沟通的人越多,越发现: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面墙。就像我在火车上竖起的那面墙一样,每一面墙都是冰冷的。这些冰冷的墙后有一个个或炽热,或聪慧,或自大,或脆弱,或温柔,或敏感,或直率,或纯真的灵魂。没有哪个灵魂是绝对纯化的,所有的灵魂都由多种特点杂糅在一起。那些墙有的坚不可摧,有的吹弹可破。有的墙光滑无痕,有的墙会在裂缝中透出一丝光。

大五人格新力模型 来看,亲和性高的人应该更温柔,神经质低的人会更容易感受到恶意。没有两个人的感觉是完全相同的,这就造成了善意和恶意之间的差距。有些人认为表达了善意,在另一些人眼里并无差别。有些人做了自认为平常的表达,接受者会认为对方充满恶意。

我的大五人格测试

每个人都在渴望世界的善意,然而我们如此不同:我对善意无动于衷,你觉得善意毫无价值,他从善意中摄取利益。

世界本身并无恶意。世界创造了我们。从善意的角度看,它对我们的态度是:”我爱你,与你无关“。从恶意的角度看,它的态度是:”毁灭你,与你何干!“

上面两句分别来自于 Kathinka Zitz 的诗歌 Was geht es dich an 以及刘慈欣的小说《三体》。

最近重读了《三体》。《三体》里有几个很有代表性的人:

  • 一个成功的好人:罗辑。
  • 一个失败的好人:程心。
  • 一个成功的坏人:叶文洁。
  • 一个失败的坏人:维德。
  • 一个先成功后失败的好人:章北海。
  • 一个自我放逐的浪子:云天明。

重读后,我最欣赏的角色没有改变。因为道德限制而最后失败的章北海怀着拯救人类的信念去暗杀航天权威,却无法在拯救自己战舰的最后关头下达攻击命令。相比而言,维德更加老道与决绝,他比章北海多了一丝兽性,少了一点人性,可他居然遵守了和程心之间的约定,导致自己被执行死刑。章北海秉持着善良之心,做出了大恶之事(针对被他暗杀的人)。维德承受了世界最多的恶意,保持了一颗信守承诺的本心。

不必讨论绝对的标杆好人罗辑,来看看其他几个复杂的人:

叶文洁承受了时代的恶意,释放的也是恶意。一报还一报,冤冤相报何时了。

程心承受了人类的善意,释放了最大的善意。但她的几个重要选择对人类而言都是毁灭性打击。

云天明对人类社会失去了全部希望,以大脑的形式被流放出了的地球(真凄惨)。他对人类释放出的所有内容全是善意的。他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最善良的人,一个浪漫的诗人,一个优雅的浪子。

第二次创业,我依然会接网线,但心态已经决然不同了。这根本不必被解释成恶意,只是一种我自己选择的工作方式而已。

第一次创业只做技术,这次我了解所有的流程。我知道团队需要什么,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我了解我们在用的所有技术和流程,我能管理项目,我也能读懂人心。

我真心地分享经验,不藏私;我也习惯了对方的遮遮掩掩。

我知道成人的世界里只有利益,我知道需要出让一些利益才能换取一些利益。吃一些亏,交一些学费,我都能接收。

但我还是低估了商业世界里的尔虞我诈和”白手起家“。我还是会为被欺骗这件事情感到很难受。

是否我太相信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我给你阳光,你就灿烂;我给你温柔,你回我善良 这些过于诗意的句子?

并不是。

  • 是我身边太多善意的人,不计较得失帮助我;
  • 是我合作过太多靠谱的商业伙伴,不计较利益信任我;
  • 是我碰到太多热血的汉子和妹纸,一言不发支持我。

就算这个世界充满恶意,我依然要对她温柔以待。因为我知道,有那些温柔的人,在不远处等着我。

我也要用世界的口吻说一句话:

我给你温柔,与你无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