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曾同学开始写小说了,这还真的是让我吃了一惊。这是第一部短篇小说,看看怎么样?


王妃紫罗兰

作者:曾琬淑

前言

每个狼群都有狼群之主,每个狮群都有狮群之主,每个狗群都有狗群之主,就像每个国家都有国家之主一样。但是当每个人都想当“王”时,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动物群——也不例外。

虎口夺食

鹿茸帕狼群生活在拉雅雪山上,常常冬天找不到丰盛的食物,虽然绿钻石的嗅觉和听觉都很灵敏,但是它和大多数的狼一样都饿得皮包骨头,有猎物也没有力气再去追赶了。

绿钻石是鹿茸帕狼群的狼王,由于绿钻石夜间的眼睛能发出绿莹莹的光,而且比其它狼的眼睛还要亮,所以叫绿钻石。绿钻石是狼王,当然有提前挑选王妃的优势。紫罗兰就是狼群里最漂亮的母狼,它的腰间长了一圈紫色的毛,所以起名紫罗兰。
鹿茸帕狼群已经饿了好几天,如果再找不到食物,恐怕幼狼就会被饿死了。绿钻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它们艰难地从大雪山上转到沼泽地,突然发现一个棕色的点点,欣喜若狂的它们以为是猎物,立刻飞奔过去。
跑到那里一看,原来是一只老虎叼着一匹野马,帕雅丁狼群的兴奋立刻烟消云散,老虎可不是好惹的。记得有一次,一只叫白二的狼王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去虎口夺食,没想到猎物没有吃成,反而被老虎咬死了,何况现在每只狼都这么虚弱呢?

就在这时,一只叫白燕子的幼狼因为好几天没有吃到食物饿晕了过去,那可是紫罗兰的心肝宝贝。紫罗兰立刻惊叫一声,跑了过去,把白燕子护在身体下。想用身体的温度让幼狼醒过来。绿钻石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和王妃,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它身体一抖小心翼翼地像老虎走去。老虎正啃食着野马,没有发现绿钻石。这真是个好机会,绿钻石飞快地扑向了老虎,老虎打了一个趔趄,后退了几步,掉进了旁边的泥潭。本以为胜利在望,没想到老虎求生的本能,在最后关头咬住了绿钻石的前腿,绿钻石也掉进了泥潭。泥巴慢慢地淹过了绿钻石的前腿、嘴巴、鼻子、眼睛、耳朵、身体,直到后腿也陷进了泥潭,最后泥潭里冒出一串串气泡。

紫罗兰伤心地朝天长啸“呦——呦——你怎么忍心离开我呢?我的儿女也离不开你呀!呦——”紫罗兰呆站着,幻想着,眼睛里闪动着泪光,或许绿钻石踩到了地,跳了上来,或许它借助老虎的背跳了上来,或许……

过了许久,最有经验的老母狼菊花叼着一只马腿过来了,安慰道“呦——呦——你的宝宝不用挨饿了!狼总是会死的!如果捕不到食物,也会饿死的!呦——”

紫罗兰叼起老母狼菊花吐在地上的马腿,往泥潭里悲伤地忘了最后一眼,向幼狼走去。绿钻石英雄一死,却给鹿茸帕狼群带来了灾难。

被迫离群

狼王绿钻石英雄一死,却给鹿茸帕狼群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托绿钻石的福,每只狼都吃饱了,还留下了两个马腿和一副皮囊在大本营白玉洞的雪堆里,可以在抓不到猎物时再吃。每一只狼都悠闲地梳理着自己的皮毛,舔着爪子上的血丝。从表面上看,鹿茸帕狼群风平浪静,大家似乎都沉浸在饱餐后的惬意与舒适之中。但是,俗话说: 于无声处听惊雷。仔细观察后不难发现,狼群表面的平静下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那正是狼王之战。

紫罗兰虽然有无限的忧伤,但是在这种非常时期,它必须忍住悲伤为后面的生活做打算。它把四只幼狼罩在身体下,以防万一被其它公狼抓伤。幼狼分别是:白燕子、黑百合;红火焰、蓝海浪。它们分别是两雌两雄,它们的腰部都长着与众不同的毛,所以名字里才会有颜色。

狼群里一共有四只公狼,两只老公狼,两只年轻强壮的。狼王之战开始了,两只年轻强壮的公狼互相吼叫,好像要用自己的气势吓到对方,又好像在向对方挑衅:“这次我赢定了!”两只公狼咆哮着,撕咬着,简直跟厮杀其它动物差不多。你抓我的脖子,我咬你的耳朵,比以牙还牙还厉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紫罗兰叹了口气。

狼王之战一直从上午持续到晚上,都还没有推出谁是狼王,只好到明天早上再开始。这股浓烈的血腥味引来了狼獾群,又引发了一场新的战争,狼獾群和早已身负重伤的公狼战斗简直是轻而易举,狼獾群不用摧毁之力咬死了一只老公狼,叼走了两只幼狼。帕雅丁狼群损失惨重。紫罗兰因为顺风远远的就闻到了狼獾的骚味,早已逃之夭夭,逃进了巴萨斯狼群的领地。

忍辱求全

紫罗兰跑了很长时间,身体非常虚弱,一逃到巴莎萨斯狼群的领地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紫罗兰和孩子们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于是抓了几只老鼠充饥。紫罗兰不想再回到鹿茸帕狼群了,回到鹿茸帕狼群看到的只有天昏黑地的斗争,血腥味一定会吸引更多的野兽来抓捕更多的幼狼,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幼狼说不定也会被捉。更何况鹿茸帕狼群现在的力量很弱,寻找食物和防止外来的侵袭都成首要问题。为了绿钻石的孩子,紫罗兰决定先在这个狼群里混一段时间。
这时,巴沙萨斯狼群的狼王——巴萨走了过来。巴萨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威严,一身褐色的毛很有光泽,它的目光也很敏锐,好像可以看透别人的心思一样。巴萨见到紫罗兰先是一愣,它从来没有见过长着紫色毛的狼,然后左顾右盼了一阵,觉得没有什么危险,便甜蜜地靠了过来。

紫罗兰曾经听说过巴萨的事,知道它是这里的狼王,也知道只要讨好狼王便能让孩子们不那么危险,于是低下头,轻柔地叫了两声。并亮出自己的四个孩子,用尾巴把孩子扫到狼王面前,用肢体语言告诉狼王:“您如果愿意成为它们慈爱的父亲,我愿意成为您的妻子!”

狼王看了看紫罗兰,又看了看四只幼狼,不知如何是好,最终,巴萨舔了舔每只幼狼的额头,算是同意了紫罗兰的提议。

紫罗兰被巴萨带进了巴沙萨斯狼群的大本营——沙巴马特洞穴。紫罗兰一进洞穴,所有的狼都张大了嘴巴,纷纷议论:

——狼王要换王妃了吗?现在的王妃玫瑰肯能地位不保了。

——它是谁?看上去真漂亮!

——刚进来的母狼还带着四只幼狼呢!

……

这时,只听“阿呜——”一声,狼王宣布了自己的新王妃是紫罗兰。紫罗兰昂首挺胸地站在狼王旁边,扫视着整个狼群,心里坚定地想着我要为了孩子好好地生活下去。玫瑰惊呆了,竟然还有这种事?嫉妒和愤怒的玫瑰死死地盯着紫罗兰和它的孩子们。那眼神充满了敌意,紫罗兰突然忐忑不安起来,虽然早已预料到会有危险,但该怎样应对,它还没有准备好。

融入群体

紫罗兰当上了新王妃,它开始适应这个狼群的新生活。有一次,它跟着狼王巴萨去打猎进入北部沼泽。虽然那里的野猪肉质鲜美,但是那里的沼泽地非常可怕,经常吞噬各种野兽,进入了沼泽就相当于进入了地狱。这时,有一群野猪正向我们跑过来,巴萨立刻扑了过去,就在这时,一只母野猪侧了侧身子,让巴萨扑了个空。

巴萨气极了,又来了个“飞鱼跃身”,野猪是扑倒了,但是因为巴萨用力过猛导致连狼带猪都掉进了泥潭。巴萨还算机灵,见形势不对,便松开口,及时咬住了一根树枝。紫罗兰见小野猪没了靠山,于是一声下令,让狼群去扑咬小野猪。一时忘了陷在泥潭里的狼王巴萨。当狼群成功地捕捉到四只小野猪后,泥潭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声凄凉的嗷叫,紫罗兰这才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它竟然忘记了陷在泥潭里的狼王巴萨。

于是急切地跑到泥潭旁,看到了深入绝境的巴萨,它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这个办法会伤害到它自己。为了自己的孩子,它咬咬牙,把自己蓬松的尾巴伸到泥潭里。大声说道:“哟——–咬住我的尾巴!!!”,巴萨像得到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咬住了紫罗兰的尾巴。紫罗兰忍着疼,两只前爪死死地抠住地面,好像要在土地里生根一样,它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正在这时,狼群其它成员也赶到了。它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其中一只身强力壮的大公狼——茄子,走了过来,咬住了紫罗兰的一只前爪,往前拔。其它的狼也照着这个方法,有的咬着紫罗兰的肩胛,有的咬着后爪,有的咬着腰部……

狼王巴萨的身体已经出来了一半,它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一跃而起,终于跳出了泥潭。大公狼们松开了嘴,紫罗兰瘫倒在地面上,它的身上到处都是齿印,还渗出一滴一滴的血珠。它扭头看看自己的尾巴,已经僵直的不能动弹了,自己腰部紫色毛也被血染红了。巴萨抖落身上的泥巴后,走到紫罗兰身旁,伸出舌头反复地舔着紫罗兰的伤口。巴萨的眼神里充满了关爱和感激之情。

回到大本营,公狼们把野猪肉大卸八块,并把剩下的猪肉藏进大本营的冰窟窿里。紫罗兰救狼王的事情在狼群里传开了。狼王日夜守护在虚弱的紫罗兰身边。整个狼群对紫罗兰的勇敢产生了由衷的敬佩,狼王也更加信任紫罗兰。雌狼玫瑰对发生的这一切更是咬牙切齿,希望让紫罗兰付出更多的代价。

生命威胁

半周后紫罗兰恢复了健康,精神也越来越好。今天它开始和狼群一起去打猎。留下雌狼玫瑰看管幼狼。

玫瑰本来是狼王巴萨的王妃,手握着权利,受到其它狼的尊重,而且为狼王生了两只幼狼,日子过得很舒心。可是不知从哪里来了个紫罗兰让它的好日子到了头。本想着找个茬可以把紫罗兰赶走,没想到上次救狼王事件,让紫罗兰的名声大振。不仅是狼王对紫罗兰更加信任,就连小狼们也把它当成了英雄。玫瑰的内心像刀割一样,恨它恨得牙痒痒,它想报仇,它想让紫罗兰害怕它,更想看到紫罗兰伤心的样子。

今天是个大好机会,玫瑰把幼狼分成三组,每组去寻觅不同的食物,它事先把死老鼠,死壁虎,死青蛇隐藏在洞穴周围,看哪组最先找到它们需要找到的食物。幼狼们高兴极了,它们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像爸爸妈妈那样去捕猎了。

玫瑰把紫罗兰的四个孩子分到一组,分配它们去找青蛇。在洞穴旁有座悬崖,悬崖下面是雪山,如果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下去肯定必死无疑。青蛇当然也隐藏在一个危险的地方。这四只幼狼不管谁掉下去玫瑰都很开心,所以它高枕无忧地在洞穴里睡大觉。

到了中午,有两组幼狼分别找到了自己的食物,欢天喜地地跑了回来,唯有紫罗兰孩子的那组没有回。玫瑰表扬了这两组幼狼,其实内心高兴着另一件事。又过了很久,那组幼狼任然没有回来。其它幼狼都已经开始睡午觉了。

紫罗兰虽然出去打猎,其实它很担心自己的孩子。想到玫瑰那仇恨的眼神,不觉打了个寒颤。于是,它提前从打猎的队伍里回到大本营。一进洞穴,看见幼狼们在睡觉,可是怎么没有自己的孩子呢?

再看看玫瑰,正埋头靠着一块石头睡大觉。紫罗兰威严地吼了两声,玫瑰立刻跳了起来,眨巴眨巴眼,好像在说:“呦——尊敬的王妃,我做了什么让您不满意的事了?”紫罗兰越想越生气,“啊呜”在玫瑰身上咬了一搓狼毛:“嗷——我的孩子去哪里了?”

“它们去找食物了,其它的组都已经回来了,不知道它们怎么那么慢。”玫瑰不屑的回答道。

紫罗兰听到这里,愤怒地看了一眼玫瑰,飞快地奔了出去,寻找孩子。紫罗兰拼命地呼唤着孩子们的名字“红火焰”、“白燕子”……,心里也祈祷着:孩子们千万不要出事啊!

“嗷——”传来了一声回应,那是蓝海浪的声音。

“嗷——”又传来了一声回应,那是黑百合的声音。

“嗷——”又传来了一声回应,那是白燕子的声音。咦?怎么没有听到红火焰的回应?

紫罗兰正担心着寻着声音来到了悬崖边上,看到红火焰身体正悬在悬崖边上,其它的三只幼狼正奋力的把它拽上来。紫罗兰跑过去,咬住红火焰的脖子,用力往后一跃,红火焰脱离了危险,红火焰虽然是幼狼,但也不是很轻。

跳跃时,小青蛇也从红火焰的嘴巴里掉了出来。四个孩子没有意识到刚才的危险,还开心的问:“呦——我们终于找到了食物,我们是不是很棒啊!”紫罗兰惊魂未定地说:“呦——你们很棒,很勇敢。”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之窗 ,回到洞穴,紫罗兰看到玫瑰那失望的眼神,就可以断定这是玫瑰精心策划的阴谋。它真为这几个小家伙的性命感到担忧。

保护幼狼

虽然雌狼玫瑰多次陷害紫罗兰,但是紫罗兰的乐于助人的精神并没有改变。这天,狼王带着狼群外出觅食了,留下紫罗兰在大本营看管幼狼。紫罗兰用蓬松美丽的大尾巴逗着小家伙玩,玩得很开心呢!

就在这时,一只母狼獾从一块岩石旁跳了出来,恶狠狠地向紫罗兰扑了过来。紫罗兰愣住了,一块平凡的岩石里怎么会跳出一只狼獾呢?现在只有我孤身一狼,怎么对付它呢?这只狼獾难道是事先藏好,等洞穴里只有一只狼的时候趁机叼走狼崽吗?

反正现在没有时间分析事情的前因后果了。紫罗兰很快镇定下来,它知道唯有一搏才能保住这些幼崽。它轻轻一跃,主动发出攻击。狼獾也凶猛地朝它扑过来。紫罗兰向左一闪躲开了这一扑,迅速掉头朝狼獾的头部扑咬过去。这一口正好要在了耳朵上,母狼獾的耳朵上留下了两个血窟窿。母狼獾虽占了下风但更加凶蛮了,直奔狼崽,不再对付紫罗兰。

狼獾叼起一只狼崽就跑,这可是玫瑰的孩子,紫罗兰见大事不妙,纵身一跃,竟然骑在了母狼獾的背上,紫罗兰想:既然都已经骑到它背上了,还不如就给它做个了断!

紫罗兰刚准备咬下去的时候,狼獾突然丢下幼狼反咬了一口,咬到了紫罗兰的前腿。紫罗兰忍着腿上的伤痛,死死地扒在狼獾身上。狼獾见它没有掉下去,又在紫罗兰的另一条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现在的疼痛传遍了紫罗兰的整个身体,但是它任然坚如磐石地扒在狼獾身上。

紫罗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看准母狼獾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这一咬至关重要,咬断了母狼獾的颈部大动脉,狼獾惊叫了一声倒了下去。 狼群正好回营。狼王巴萨见到了这情景非常感动,舔着紫罗兰身上的伤口,连玫瑰也不禁暗暗佩服紫罗兰不屈不挠的精神,慢慢地尊敬起紫罗兰来了。

完美生活

通过上一次紫罗兰保护幼狼的事,更是赢得了大家的信任。连玫瑰都渐渐喜欢上紫罗兰了,并且建立了友情。有一次,依然是玫瑰来看管幼狼,紫罗兰也是提前回到洞穴。它看到的并不是空空如也的洞穴,而是充满欢声笑语的洞穴。只见玫瑰也用它蓬松的大尾巴逗着幼狼玩耍,没有丝毫的恶意。数数看:一、二、三、四。四只幼狼都还在呢!!!

玫瑰为什么不陷害它们呢?难不成……就在这时,玫瑰侧躺下来,暴露出最容易受攻击的颈部,这在狼群社会里,是一种信任,是一种尊敬,更是一种责任感。紫罗兰的心中,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原来玫瑰并不是为了和自己做一段殊死拼搏,而是为了做出气味认证,同意自己当上新王妃。它也在玫瑰的脖子上舔了舔,完成了气味认证。

这段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紫罗兰感叹到。

(完)

留言

2016-08-19
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