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hanport

停车场守门大爷平时喜欢光着上身,坐在门前打瞌睡。我晚上开车回来,碰到他值班时,他一看到是我,就不跟过来指挥倒车,而是手一挥:“您家自己小心,谢谢啊!”接着回去喝他的小酒。我停好车经过他面前时和他打个招呼,他会停下正在哼着的小曲儿,抬起头问一句:“还冇七饭?快点回克啊!”一股浓重的老武汉市井气儿就散漫开来。

今天在停车场等人的当儿,我和他攀谈起来。大爷依然光着膀子,左手戴一块黄色表带的手表,似乎有些年头了。我瞥了一眼,是块劳力士,看年头不像仿品,心中便隐约觉得这位大爷有些来历。主动一问,原来这是一块28年前购买的自动上链机械表。老大爷说不出表的品牌,但他对这块表还是很自豪的,以至于到现在还能记得买表时候的细节。

老大爷年轻时做的是长途客车包车生意。他从公司包了3台卧铺车,从武汉跑温州和南昌。一台车5万元费用,8万元购买费用,签合同5年。二十多年前,川军南下北上如火如荼。卧铺车票240元,坐票(就是在地板上放几个小板凳)180元,每个月除了租子钱,还能赚3万。那可是二十多年前的3W!老爷子说到这里意气风发:“那时候武汉港码头,哪个不认识我!汉正街多少人找我带货!”我脑海中浮现起80年代武汉港的模样,站在码头长途客运站前揽客的意气风发的青年,和眼前的老大爷重合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你要找到那个唤起历史的引信。

留言

2016-07-24
次访问